• 我什么时候“反来复去说1+1=2”了?不要无中生有、凭空捏造,还是学点尊重客观事实及其规律吧。 2019-08-19
  • 从一起偷倒渣土案看作风 2019-08-02
  • 6月乌鲁木齐这些片区要停电 2019-07-22
  • 火场上的那双手,找到了! 2019-07-22
  • 中国的海绵城市建设:整体思路与政策建议 2019-07-15
  • 最新发现精子中桶状结构可能是不孕不育的根源 2019-07-03
  • 哈尔滨市博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董事长贾秀芳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07-03
  • 打造-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26
  • 《使命召唤15》新演示:吃鸡模式拥有全部武器 2019-06-13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6-13
  • 电商促销不得强迫商家“二选一” 2019-06-10
  • 我有一枝花,可赏也可食 2019-05-27
  • 南沙加快构筑与湾区主要城市“半小时交通圈” 2019-05-27
  • 马克思主义哲学:我们时代的真理与良心 2019-05-26
  • 少了两个气缸,这台跑车依然能做你的Dream Car 2019-05-26
  • 又成了少年 第一百五十五章 人心乱了

        郭老爷看着长子颇为意外:“老大,你今年都四十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眼看抱孙子的人,这个时候想要改行是不是晚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爹,看州衙告示,缺的不仅是政务官,通晓账务的书吏也缺,要不然也不会提会术数的……这实是一个机会,儿子真的想要试试……”说到最后,他带了恳求。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这四方楼?”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交给老二吧?!?br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郭大爷三子,两个年长的跟着叔叔在水进麾下,却都不出挑,转了辅兵。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郭二爷这个当爹的不大提起来,可生了个厨艺有天分、研究新军粮有功的郭鬲,又是在滁州军记名的,足以支撑门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郭三爷已经是曲长,他长子郭釜虽年幼,身上多了个小元帅伴读的资历,日后的前程也差不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眼见长房最弱,郭大爷不是嫉妒兄弟侄儿,却也心情很是复杂。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儿子立不起来,就只能他这个老子使力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郭老爷是老辈人,自然看重长房一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就是这四方楼,就算是郭二爷打理,以后也只会归长房传承。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谁会想到这风云迭起,郭家人得了新的出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人心乱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就去试试!”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郭老爷终是点了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滁州知州衙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马寨主看着李千户,半响没应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六爷……高月死不足惜,可张大姐到底……”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千户也是为难。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高月的案子交到他手中,他没有异议。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高月十五岁,虽没有成丁,可也不能说是孩子。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犯下大罪,落得如今下场也是罪有应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可高家夫妇那边,已经拘押到州衙,要是刑讯,他实在下不去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十来年的兄弟情,他别的做不得,拖一拖等张千户过来还能力所能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马寨主放下茶盏,道:“你念着兄弟情分想要等两日就等两日,可也莫要犯了糊涂……此事就算小宝大度,五爷那边也不会容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千户忙不迭点头:“六爷放心,我护着张大姐,就是尽心了?!?br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天下哪里有舍得儿的娘?哪里又有舍得姐姐的兄弟?只盼着你不后悔就行?!?br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马寨主眯眼看着李千户几眼,说了这一句,摆摆手,打发李千户下去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千户只觉得马寨主话里有话,又觉得自己多心,讪讪离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马寨主摇摇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要真是兄弟情深,不会看不出张千户处境。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张大姐、高月母子已经是张千户的拖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最好的法子,就是快刀斩乱麻,在张千户回来之前解决此事,才是真正保全兄弟。只是那样,兄弟情分也差不多到尽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可像眼下这样,将此事拖住,让张千户亲自处置此事,看似够义气,却是亲眼看着张千户走上死胡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都他娘不是好东西!”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马寨主嘀咕一句,却也没有放在心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人都有私心,谁也不是圣人,不耽误正事就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滁州州衙外,李远神色有些恍惚。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千户拍拍兄弟肩膀:“想啥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大哥,姐夫那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千户面上带了厌恶:“打了四十板子,罚金两百两银子,明日让他滚回曲阳猫着?!?br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传教护法邓仁因索贿、贪污拟了“绞”,之所以让他保全尸,还是因他是邓健亲族的缘故。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老督查也是拿邓仁给滁州上下头目立规矩。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犯了律例的,死罪难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若是众将军亲眷,那给的最大情分,就是留个全尸。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因这个缘故,李远不免担心姐夫。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姐夫听人蛊惑,想要赚个差价,屯书时用了低价赊账,这个论起来也不清白。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高月呢?”李远小声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千户看着兄弟,正色道:“还问他作甚?还嫌他连累得你不够?”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说起此事,李千户亦是难掩气愤。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远是童兵参谋部代部长,那些参谋生以后都是李远的手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高月在参谋生里捣乱,不仅是辜负霍宝信任,还将李远放在火上烤。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童兵已经征了新兵。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远之前已经是霍宝麾下第三的位置。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因高月拖累这一次,没有降级,可到底失察在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是为参谋生那几日功课,而是为高月在曲阳兵里传教半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远经历定远大战,见了生死的,担心的不是高月生死,而是担心事情越拖越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哥,要不要帮张三哥一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远迟疑了一下,依旧开口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千户看着弟弟,脸色发黑:“你素来伶俐,当晓得自己立场……小宝爷是你上司,五爷是滁州之主……如今滁州军人才越来越多,不是缺你一个就转不开……学学侯晓明,只有忠心,才能真正立住跟脚!”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远摇头:“我没有不忠心……我就是……就是怕哥你以后会后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千户面色怔住,终于反应过来马寨主之前那两句是什么意思。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只是不悔,哪里有什么悔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知晓马寨主性子惫懒,不会多管闲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跟了邓健十来年,一直被张千户压在头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千户之前并不计较。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毕竟张千户有把子力气,的确比他出色。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可眼下不一样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武力不行,转了文职;张千户却因勇武,一直跟在邓健身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军功最重,两人差距会越来越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张千户是十几岁就跟着邓健的,脾气也像了邓健,最是傲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就算他将张千户当兄弟,张千户也没将他与王千户放在眼中过……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千户在兄弟面前说的再嘴硬,可接连被两人看破那点小心思,心中也不安,恍恍惚惚过了半日,晚上也辗转反复,熬的眼圈发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次日,宋二爷见了,只李千户担心高家夫妇,劝道:“只要查明他们夫妻没涉案,过后就放了,不用太担心?!?br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千户苦笑道:“这天下哪儿有舍得儿的娘?哪儿舍得同胞姊妹的兄弟?”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宋二爷也知这才是此案最头疼之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张千户职位是千户,可不是寻常千户,是有资历的老人,是邓健军中二号人物,又与李千户是袍泽之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千户却是明白过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之前心太切,露了私心。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马寨主提点自己,就已经是表明不喜此事的立??;弟弟提醒自己,也是觉得这样不妥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别人能对张千户落井下石,他却不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就算张千户没有将他当兄弟,可在别人眼中,他却要将张千户当兄弟。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千户明白过来,带了几分后怕。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真要是背后给兄弟插刀之人,上面人还敢放心用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拉下张千户,又有什么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去审高月?!?br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千户有了决断。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是滁州掌事,宋二爷自是无异意。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两人没有大张旗鼓,只传了两个书记,往大牢去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知州大牢,关押的人并不多。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早在霍五等人占了滁州后,就叫人清理刑狱。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案情查清,有冤的直接放了;不冤枉的,就按律定罪。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该杀的杀,不到死罪的就都充入苦役营执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高月与高家夫妇都在这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只是为了防止串供,没有关在一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高月前几日熬了刑,被收拾的不轻,此刻满脸涨红,有气无力躺在地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身边有个狱卒,手中端了黑乎乎的药汤子,正给高月灌下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是李千户吩咐的,总不能口供还没问出来,人就熬不过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高月有气无力,喝了两口药汁,又吐了出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狱卒没有耐心,掐了高月腮帮子,直接将剩下半碗药灌了下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高月呛的,眼泪鼻涕都出来了,样子十分狼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千户、宋二爷进来时,就看个正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狱卒倒是吓了一跳,忙躬身上前道:“李老爷,这……这一口一口喂他都吐了,这已经是第二碗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千户摆摆手,打发他下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高月看清李千户,死寂的眼中多了神采。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舅……我爹娘……”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招吧!你爹娘他们拉扯你这么大,你一日孝没尽过,不拖累他们就是尽孝了?!?br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千户蹲下来,苦口婆心劝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高月变了脸色,身子往后一缩,望着李千户带了戒备。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千户脸上带了怜悯:“事到如今,你还以为自己能逃过一劫?你痛快招了,你爹你娘就能早一日出去……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别逼着我当着你爹娘的面刑讯你……”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为什么……当初我恨白衫军,是你们劝我不要恨,如今我信了弥勒,又有何过错……”高月终是坚持不住,嚎啕大哭。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要是觉得自己没错,作甚不敢说出幕后之人?你以为还跟上次曲阳似的,等你舅舅回来,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是做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晓不晓得,你将你舅舅坑死了!他当你是亲儿子,你这样回报他?咬邓仁,咬鲍家?鲍家后头跟着李家,你到底知不知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上回你说受了赵六蒙骗,以为邓爷待你舅舅不好,想要造邓爷的反;这回是不是你又说自己受了蒙骗,以为五爷待你舅舅不好,就想要造五爷的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做个人吧,莫要每次都拉扯你舅舅做大旗,有你这样的外甥,他真是倒了血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说到最后,李千户愤愤难平。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叫什么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高月此事影响的不是一个两个。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之前霍家父子待下极为宽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布置下去的事,也不会再监察问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若非如此,也不会让高月钻了空子。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以后,怕是不会再如此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高月哭倒在地,终于开口:“是……是霍二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英超直播在线观看360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英超直播在线观看360        英超直播在线观看360

  • 我什么时候“反来复去说1+1=2”了?不要无中生有、凭空捏造,还是学点尊重客观事实及其规律吧。 2019-08-19
  • 从一起偷倒渣土案看作风 2019-08-02
  • 6月乌鲁木齐这些片区要停电 2019-07-22
  • 火场上的那双手,找到了! 2019-07-22
  • 中国的海绵城市建设:整体思路与政策建议 2019-07-15
  • 最新发现精子中桶状结构可能是不孕不育的根源 2019-07-03
  • 哈尔滨市博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董事长贾秀芳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07-03
  • 打造-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26
  • 《使命召唤15》新演示:吃鸡模式拥有全部武器 2019-06-13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6-13
  • 电商促销不得强迫商家“二选一” 2019-06-10
  • 我有一枝花,可赏也可食 2019-05-27
  • 南沙加快构筑与湾区主要城市“半小时交通圈” 2019-05-27
  • 马克思主义哲学:我们时代的真理与良心 2019-05-26
  • 少了两个气缸,这台跑车依然能做你的Dream Car 2019-05-26
  • 幸运飞艇刷流水方式 哪些游戏平台送体验金 极速赛走势图大全 玩时时彩真的有人长期赢吗 牌九大小 vr上的赛车游戏 七星彩计划网 十三水怎么打才能赢 吉林时时纪录 15选5走势图200期 pk10历史开奖纪录 辽宁11选五复式玩法 安徽时时网 pk10八码攻略 广东时时时间 河南11选5走势图一财经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