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健坤当选阳泉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3-19
  • 迈向命运共同体 开创亚洲新未来 2019-03-18
  • 2018年世界杯防骗宝典!拒绝和骗子一起狂欢! 2019-03-18
  • 平昌冬奥会冠军武大靖低调回家乡利辛探亲祭祖 2019-03-17
  • 候选企业: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019-03-17
  • 延续文脉,让乡情有归途(新语) 2019-02-02
  • 【中国梦·实践者】李芳:用生命完成的“最后一课” 2019-01-09
  • 台立法机构连续三次打群架 "绿委"掐住"蓝委"脖子 2019-01-09
  • 正文卷 第2525章 不落下风

        “快闪!”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刘浪最清楚魔气的厉害,这完全是一种超脱境界的力量,更何况,现在的魔主夜和翟旸是同境,一旦被魔气侵蚀,翟旸必然凶多吉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其实,不用刘浪提醒,翟旸也知道,那些黑雾般的魔气,是不能碰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刘浪声音刚起,翟旸已经纵身跃上天际。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黑雾一下扑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就在翟旸以为逃过一劫的时候,头顶上方,忽然有一只巨掌,奔袭而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嘶……”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毫无准备的翟旸,吓了一跳,再想躲,已然不及,他只能抬起自己的手掌,往上一举,硬生生地接下那一只巨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随着一声巨响,翟旸的身体,如一发炮弹,急速坠下,而那只巨掌的主人,也被震回高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是你!”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秒钟之后,翟旸终于稳住身躯,抬头一看,不由得皱起眉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此时,刘浪也看清,藏于天际,偷袭翟旸的那个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纳兰元!”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偷袭翟旸的,竟然是之前被赶出东域的纳兰部落大祭司,纳兰元。刘浪实在想明白,纳兰元为什么会跟魔主夜搞到一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们认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看到刘浪和翟旸的反应,漫天魔气,凝聚到一起,魔主夜的身躯,再次凝聚出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当然认识?!?br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刘浪一阵咬牙切齿,“早知如此,当初就该狠狠心,将他斩杀?!?br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纳兰元退走的时候,太史部落的大祭司太史崆,司琴部落的大祭司司琴昌,已经彻底倒向左丘盟,再加上翟旸绝对可以把翟旸留在东域。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考虑到,纳兰元毕竟是人族,真跟妖兽一族打起来,也是一份力量,因此,刘浪网开一面,现在看,却成为一个巨大的失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从刚才的交手情况来看,翟旸与魔主夜顶多平手。再多一个纳兰元,翟旸怕是很难抵挡。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样说的话,我还真应该谢谢你?!?br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听刘浪讲完,魔主夜不禁笑了起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谢谢我?”刘浪一怔,扭头一看纳兰元,顿时明白过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竟然把纳兰元炼化成了魔仆!”刘浪还想在,仇人见面,纳兰元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原来,纳兰元已经变成一个并无自主思想的傀儡。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堂堂天尊强者,曾经超级部落的大祭司,落得如此下场,实在可悲可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过往的经历告诉我,只有魔仆是绝对可信的?!蹦е饕挂涣吃苟镜厮档?。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其实,在刚刚遇到纳兰元的时候,他只是想直接吞噬掉纳兰元的精气,以增进修为,后来一交手,才发现纳兰元比想象中强大不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去中域转了一圈之后,魔主夜已经意识到,乱世之中,单打独斗完全是下下之选,于是,他临时改变主意,将纳兰元炼成了魔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事实证明,这个选择是非常正确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有了纳兰元的帮助,这几天,魔主夜找到了不少落单的高阶修者,其实不乏人族天尊,这也是他的修为,为什么能突飞猛进,来到天尊中期的根本原因。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真以为,多了一个天尊魔仆,就可以稳操胜券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刘浪轻舒了一口气,转头对翟旸说道:“翟大人,魔主夜就交给你了,至于纳兰元,我来对付!”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翟旸眉头紧锁。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不怀疑刘浪的天赋,更不怀疑刘浪超越同阶的战力,可是,纳兰元毕竟是货真价实的天尊强者,而且是天尊中期,除非刘浪也有沐雪晴那种,可以瞬间增强战力的法宝,否则,想力敌纳兰元,真的很难很难。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实际上,刘浪心里也没底。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这是没办法的办法,翟旸一个人,应对魔主夜和纳兰元,完全就是死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就这么定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刘浪一咬牙,直接冲向纳兰元。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有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看到刘浪的动作,魔主夜不由得挑起大拇指,这一刻,他终于从刘浪身上,发现了无天的影子,当年的无天就是这样,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对手,即便修为远超于自己,也从没有后退过半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翟旸没想到,刘浪说干就干,生怕刘浪被纳兰元一巴掌拍死,他赶紧跟随刘浪的脚步,一同冲向纳兰元,但下一刻,魔主夜直接拦下了翟旸。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的对手是我?!?br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魔主夜冷笑一声,挥掌便砸。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理性地讲,魔主夜的战力并不算强,因为他夺舍的小强,就是一个山村青年,本身的修炼天赋很一般,再加上如今的天尊中期修为,是在承天大陆的规则下凝聚,所以,魔主夜纸面上的战力,也就和承天大陆一般的天尊中期修者持平。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是,魔主夜还存有百万年的记忆,战斗经验,根本不是翟旸这种只活了几万年的修者能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更何况,魔气是一种与众不同的能量形势,即便翟旸占据着星空修者的优势,一时也是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在,刘浪早就跟翟旸讲过魔主夜的背景,翟旸并不和魔主夜硬拼,一开始,就选择了左躲右闪的保守战法,魔主夜想速胜,也非易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意识到这将是一场持久战之后,魔主夜放弃了急攻,而是把更多的注意力,转向纳兰元和刘浪那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说实话,魔主夜很怕,纳兰元把刘浪打死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印象中的无天,可是一个狠角色。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当年一个普通小弟被欺负,无天都能替小弟出手,灭对方全族,如今,刘浪手握着无天圣碑,真要有个三长两短,无天肯定跟他没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要知道,巅峰时期的他,见到无天都得绕着走,更何况现在失去修为,从头开始,此消彼长之下,如今无天或许一个手指,就能戳死他!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被封禁承天大陆百万年的魔主夜,哪里知道,他出事之后没多久,无天也出事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还以为,刘浪之所以,能拿到无天圣碑,是因为,今时今日的无天,已经达到了用不着圣器的境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那样的境界,别说是他一个人,就算绑上整个魔族,都惹不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满是忐忑的魔主夜,意念一动,就要给纳兰元下达命令,让纳兰元手底下把握好分寸,然而,目光定格之后,他却惊讶地发现,刘浪与纳兰元对战,竟不落下风。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英超直播在线观看360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英超直播在线观看360        英超直播在线观看360

  • 雷健坤当选阳泉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3-19
  • 迈向命运共同体 开创亚洲新未来 2019-03-18
  • 2018年世界杯防骗宝典!拒绝和骗子一起狂欢! 2019-03-18
  • 平昌冬奥会冠军武大靖低调回家乡利辛探亲祭祖 2019-03-17
  • 候选企业: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019-03-17
  • 延续文脉,让乡情有归途(新语) 2019-02-02
  • 【中国梦·实践者】李芳:用生命完成的“最后一课” 2019-01-09
  • 台立法机构连续三次打群架 "绿委"掐住"蓝委"脖子 2019-01-09